十九日, 我的前室友在微信上闪了下我. 伊到了, 下午来我这儿取一下各种大包小包. (然后我们的一切联系就可以完蛋啦).

好哒, 我很快回复道.

整理了一下伊的物品, 却突然有点伤感.

十七日晚, 刚得知我尊敬的二学长已匆匆离世, 留下他伤心的女友, 为了帮他治病以至于一贫如洗的父母, 以及永远没有办法完成的 "下次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之类几百个漫不经心的约定. 我畏缩在被子的包裹中, 闭眼平缓了下情绪. 本来想写篇无聊的文字去纪念点我和很多人所失去的什么, 想想还是什么都没写. 就这样吧 -- 我告诫自己道 -- 不用自嗨了, 没有人在乎的. 然而近来情绪总有些许偏差.

下午时分, 本以为伊还有些许时候才会来, 因此带着钥匙晃晃悠悠去超市买点水果作为储备, 不意在电梯间遇上了伊. 好嘛, 计划取消, 先帮忙搬家吧.

磨磨蹭蹭几个回合, 一切搞定. 于是就到了不再见的时候了.

我突然招呼伊过来, 厚颜道, 可否留下点什么墨迹, 作为纪念? 感觉伊有点犹豫, 连忙又道, 不必过于在意, 不写也没啥.

伊表示只是一时没有想到要说什么, 写两句, 没问题.

想了下, 伊表示想写那几句

恰同学少年, 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 挥斥方遒

然而伊终于落笔道

书生少年, 意气风发

送伊回去路上, 伊突然惊忆起原文, 感觉好懊恼. 我表示, 这才是我期望的, 就好像 Google 的取名一样. 总感觉有所不一样才是更有趣的.

十月的分裂, 倏然坠地. 侥幸而有知, 在自己的故事里流连忘返. 不幸而有知, 每每忘却自己并非天仙, 只不过是一枝会思考的芦苇.

好多童话里面没有治不好的病, 没有说不出的话, 没有必然的离别, 没有没有解决的方法. 终究, 他们是童话而已.

即便吝于付出任何情感, 即便早已 -- 哪怕是假装 -- 为各种别离做好充分的预期. 然而大约终究很难从容罢.

苏子曰, 客亦知夫水与月乎?

逝者如斯夫, 而未尝往也; 盈虚者如彼, 而卒莫消长也.

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 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 自其不变者而观之, 则物与我皆无尽也,

而又何羡乎?

且夫天地之间, 物各有主. 苟非吾之所有, 虽一毫而莫取.

惟江上之清风, 与山间之明月, 耳得之而为声, 目遇之而成色.

取之无禁, 用之不竭, 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小心收好那个小本本.

我什么也做不到.

试掬一捧清风, 道一声, 别了.

Categories: Life

Yu

Ideals are like the stars: we never reach them, but like the mariners of the sea, we chart our course by them.

3 Comments

tanganjie · August 21, 2017 at 23:25

Google Chrome 60.0.3112.101 Google Chrome 60.0.3112.101 Mac OS X  10.12.6 Mac OS X 10.12.6

该干嘛干嘛…?。。。

    yu · August 22, 2017 at 17:31

    Google Chrome 60.0.3112.101 Google Chrome 60.0.3112.101 Mac OS X  10.12.6 Mac OS X 10.12.6

    @tanganjie ┑( ̄Д  ̄)┍

xqiushi · September 1, 2017 at 11:27

Google Chrome 60.0.3112.113 Google Chrome 60.0.3112.113 Mac OS X  10.13.0 Mac OS X 10.13.0

人生就是走向别离的过程。且行且珍惜

Leave a Reply to yu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